「姐姐的婆家,對於還留在家裡的姐妹們來說,就是不可知的異鄉。
每個出嫁的女子,都是孤身進入荒莽之地的旅人。

偶爾回到娘家的姊姊,有些眼神和姿態都不大一樣了,
雖然妹妹們依舊讓她睡在從前的眠床上,那是靠在月光會照進來的窗邊。
微笑了一天的姊姊,在枕上流著安靜的淚水,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悲傷。

孩子一個個接著出生,再纏繞著母親,在她的身邊逐漸成長,
就像是一棵垂掛著許多氣根的榕樹,

An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